荒淫皇帝高洋:喜欢裸奔乱交 将大臣爆菊而死

高洋,高欢第二子,字子进,比高澄小八岁。    高澄高洋虽是同父同母兄弟,高洋的样貌与其兄长有天壤之别,及长,黑色,大颊兑下,鳞身重踝。史书把这些当作帝王异征来写,在现在人眼里,其实就是相貌奇丑的男子:肤色黝黑,大肉脸蛋子往两边耷拉,一身牛皮癣,踝骨畸形。但高欢对这个丑儿子很看重,一次,他为了试探诸子智力,每人面前扔一团乱丝线,观察当时还都是青少年的儿子们的反应。余人皆手忙脚乱想把丝理顺,唯独高洋抽刀斩之,口里还恶狠狠地说:乱者须斩!    高澄被害消息传出,内外震骇。虽然时年仅二十一岁,高洋神色不变,指挥若定,亲自围捕兰京等人,自脔斩群贼而漆其头。袭其兄位,为相国、齐王。    高澄一死,东魏孝静帝还暗自高兴,对左右说:此乃天意,威权当重归于我。没高兴几个时辰,高洋去晋阳宫入殿面辞,从者一千多人,和高洋一起持剑上殿的就有十多个武士,孝静帝下阶相迎,忽喇喇二百多武士上阶迎前,皆攘袂扣刃,如对严敌。高洋自己不说话,让随从人传话,告诉孝静帝说自己要去晋阳,虚拜两下,扭头便出。孝静帝大惊失色,望着高洋背影,沉痛地说:此人似乎更不相容,吾不知死在何日!    没多久,高洋就在高德政、徐之才、宋景业等人撺掇下自晋阳向邺城出发,准备篡位。当时,不仅高欢的铁哥们儿司马子如、高隆之等人不大愿意高洋这么急着篡位,连他亲妈娄老太太也说:汝父如龙,汝兄如虎,犹以天位不可妄据,终身北面事人,你以为自己是谁,敢行尧舜之事!这样一来,高洋还真犹豫,半路回返晋阳,忽忽不乐。徐之才善察人意,进言道:正为不及父兄,才应早升尊位以定人心!恰巧,高洋自铸铜像成功(北朝人喜以铸像占卜吉凶),便欣然上马,率军马直奔邺城,登上皇帝之位。由此,东魏灭亡,齐国建立,史称北齐,其时为公元550年五月,改元天保。高洋追尊其父高欢为神武皇帝,其兄高澄为文襄皇帝,尊其母娄氏为皇太后。    东魏孝静帝被废为中山王,一年多后就被毒死,并毒死其诸子。    建国初期,高洋励精图治。高丽、蠕蠕、库莫奚、南朝萧绎都相继遣使朝贡。终践大位,留心政务,理刑处繁,终日不倦。以法政下,公道为先。    天保三年(552)春,高洋亲自率军讨伐在代郡一带屡次侵境的库莫奚,大破之,获杂畜十余万。天保四年冬,高洋又北巡冀、定、幽、安四州,北讨契丹。亲逾山岭,为士卒先,指麾奋击,大破之,虏获十万余口、杀畜数十万头。此次征伐,高洋以皇帝之尊,露头袒膊,昼夜不息,骑行一千多里,惟食肉饮水,壮气弥厉。到达营州后,年方二十五岁的高洋和当年曹大丞相一样,临碣石,观沧海。年底,乘胜凭锐,高洋又亲追突厥于朔州,突厥请降。当时的突厥刚刚灭掉北方强大的游牧帝国柔然,慑于高洋之威,也不得不遣使贡献。天保五年,高洋自出离石道,进讨山胡,大破之,斩首数万,获杂畜十余万,遂平石楼。至此,远近山胡种落莫不慑服。同年五月,柔然残部进犯肆州,高洋又从晋阳出发击讨,大破之;天保六年夏,高洋又从晋阳出发,讨伐柔然残部。秋天,骁勇的高洋自率五千轻骑,追击柔然于怀朔镇,躬当矢石,遂大破之。同年底,高洋发一百八十万役夫筑长城,自幽州北夏口至恒州九百余里从此,高洋既征伐四克,威振戎夏。    以后,高洋以功业自矜,遂留情沉湎,肆行淫暴。    高洋淫暴之行,《北齐书》记载得不多,《北史》中记录得非常详细,林林总总,骇人心目。    开始,高洋只是疯疯癫癫地找乐子,天天跳舞唱歌,高饮狂欢,夜以继日;不久,这位皇上又有发展,有时赤身裸体,有时涂脂抹粉,有时散发胡服,有时穿得像个小丑,手中提拎大砍刀,常常醉醺醺在街市坊间游走;慢慢地,高洋在京城又不停出入勋贵大臣之家,看见漂亮女人,不分贵贱高低,不分已婚未婚,立时霸王硬上弓;再往后,高洋又爱裸骑着梅花鹿、白象、骆驼、牛、驴等动物出玩,边游走边唱歌。无论隆冬炎暑,星夜白昼,高洋雨雪不避,又爱光着屁股在街上跑步,从者不堪,帝(高洋)居之自若。    高洋还有观淫癖,征集坊间淫女大批,弄入宫中后,大家脱光光,命令侍从众宫和卫士与这些女人群交,朝夕临视为乐。有时候,高洋又骑高头快马,边跑边沿街抛洒金银珠宝,任人拾取,争竟喧哗,方以为喜。有一次,高洋被崔季舒背着,正在街上游玩,遇见一妇人,便问:我这皇帝怎么样?妇人性直,回答说:癫癫痴痴,何成天子!高洋大怒,抽刀就把妇人脑袋砍落。    随着酒瘾大增,高洋几乎每日沉醉。别人大醉时昏睡,高洋一醉就杀人。杀人还不是好杀,或肢解,或焚燃,或投河,以把人虐死为至乐。    大醉之时,高洋六亲不认。一次,亲妈娄太后在北宫中的小榻上正坐着,高洋摇摇晃晃走过去,伸手连榻带人举过头顶,把老太太摔个半死。酒醒,看见亲妈半边脸摔得血肉模糊,高洋大怀惭恨,聚柴成堆点燃,要自投于火,幸亏太后苦劝乃止。他让宗室高归彦用大棍子打自己五十棒,并说:杖不出血,当即斩汝。受杖后,跪拜母后,请求原谅,并因此戒酒。十天后,还复如初,自是耽湎转剧,酒量比先前更大了数倍。又有一日,他乘醉闯上岳母家门,高洋当庭一箭,把老岳母腮帮子穿个正透,嘴里还骂骂咧咧:老母狗,我醉时连太后都不认识,甭说是你!又上前用马鞭狂抽倒霉的老太太一百多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