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汉卧底城管练摊33天赚几百元 因网友爆料中断

 

武汉卧底城管练摊33天赚几百元 因网友爆料中断

 

“卧底”练摊的桂文静(右)和杨希昨天亮相新闻通气会。记者蔡晓智 摄

本报讯(记者王悦生)昨天上午10点,洪山区文秀街旁的一个小胡同里格外热闹,来自新华社、中新社、人民网等全国40多家媒体的记者惊奇地发现,“双面城管”居然真的是汉版“翠平”和“余则成”。

在昨天举行的新闻通气会上,武汉市城管委联合洪山区城管局首次对外公布:参加夜晚练摊的城管共有两位,男的叫桂文静(本报昨天已报道),女的名叫杨希,练摊的目的是在进行“换位体验”,同时,两人还有个神秘任务,暗中观察是否有执法人员在向摊贩们“吃拿卡要”。

新闻通气会上,每家媒体被限制只能提一个问题,结果,现场出现了多家媒体争抢“最后一个提问机会”的现象。武汉市城管委称,城管队员练摊是“体验式执法”,是继城管“举牌执法”、“眼神执法”、“献花执法”后,又一次“柔性执法”的尝试。

洪山区城管局长赵扬说,一个月前,该局七中队队员桂文静提出了一个想法,希望能体验一下摊贩的真实生活。他和该局党委书记李运详商议后,认为点子很好,于是就有了这次体验式执法,原计划要体验两个月,但因为网友“岔巴子”的爆料,结果此事被迫中断,体验共进行了33天。

此次体验,两名城管工作人员共接触了200多名摊贩,练摊的地点遍布武汉三镇,经过体验后发现,占道摆摊的人群主要分为5大类:职业摆摊者、公司白领、大学生、自主创业者和残疾人,这些人摆摊的目的主要包括:为生活所需、兼职赚些外快、练摊好玩等。

洪山区城管局称,两人卖东西赚了一些钱,经商议,该局决定把二人赚的钱加上该局局领导捐出的钱,凑够1000元钱,准备捐给在武汉大学门口卖红薯供儿子上学的一名男子。该局近期将对体验中发现的个别城管执法方式问题进行整改,并将通过微博向社会征集更多关于整治占道摊贩的意见建议。